校园五花瓶 p o18ag.c o m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啪—”一封封皮是白色的信封被随意的摔在展眉书桌上

她像是被惊醒一般瞪大眼睛,而后惊慌的看向四周,看大家都没有在意她才伸手拿过那封信,藏在书桌里

等到教室里走的只剩下小猫两三只时她才将信展开来

或许有人惊诧于这个年代贫乏的交流工具,竟然逼得人用信件来交流

展眉展开信,还没仔细瞧,就看见信上明晃晃的全是些不堪入目的文字

又是这些东西…她就知道…

这不是她第一次接到这封信,一开始用匿名邮件发到她的邮箱,后来发简讯给她,她还不理

这下…就被人随意的都在她的书桌上

他知道她的身份,也是,他听起来像个职权很大的学生干部,还帮她找过表格,这些肮脏的文字只包了薄薄一层皮就经由不同的人送到她手上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:po18 dz. co m

仿佛是在警告她,她的秘密就像这信封一样不堪一击

展眉匆匆看了一眼就合上,用尽全部力气将信封和信撕烂,而后靠在椅背上大口的喘气,眼底全是泪水和被逼迫出的红血丝

之前在准备室的那场强迫似乎延续到了今天,外面正午,阳光明媚,她的心却像是被扔在下水沟一般

逃避,只要逃避就好了…

展眉扯过放在一旁的书,装模作样看起来,她听到外面或是书声朗朗,或是稚嫩的打闹吵嚷

她的胸脯上似乎还留着那人的指印,她忽视不了垃圾袋中那堆残骸的恐怖,像是实在忍不了一般,忽然站起身,椅子吱啦声响,把在班级里的同学都下了一大跳

许多人甚至都惊奇,因为展眉在这个班级里,存在感真的太低了

她将垃圾袋系紧,微风吹过她的裙摆,摇曳起动人的弧度

她站在垃圾桶前,看着那堆垃圾逐渐被掩埋,就好像不堪入目的过去同样随着这些垃圾被丢在无人在意的角落,就像她一样…

她面无表情,再也看不出可以被随意搓圆捏扁的那份柔弱,取而代之的是麻木

她太熟悉这个人了,虽然他从未告诉她他的名字,他们这种人,自大,骄傲,不可一世,不在乎成功却格外在意失败

她的做法就好像掩耳盗铃,慢慢的等待自己的死期降临

很快,那份“礼物”降临了

“你的—”,同桌看也没看就将那粉红色包装的礼物盒扔给展眉

什么?等等,礼物盒?他诧异的转过头

展眉捏着吧巴掌大小的盒子朝他笑笑,笑容异常苍白,仿佛即将要被拆开的不是礼物,而是催命符

讽刺的是,她从未收到过礼物,哪怕是被包装成礼物的“勒索信”,这是第一次

勒索她的匪徒不要钱,只要人

她没有在班级里打开,大家的注意力也逐渐从她身上移开

她像是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,收拾书包走出了校门,坐上回家的电车,书包里什么都没放,除了那份礼物

她坐在自己的书桌前,看着这个粉红色盒子,眼前似乎已经朦胧,她回想自己自从来到这个家发生的一切,压抑的哭声就从双臂间传出,她的脸颊贴在那个盒子上,手则不受控制的掀开盒子

“啪嗒—”盒子被掀翻了,女生赤裸的身体被毫不掩饰的,大剌剌的摆在中央,画面有些模糊,也做了些处理,让人看不出是谁

白嫩的腿心中间是熟烂诱人的小花,还沾着淡黄色的尿液,她想起那天下午的那些细节,忍不住随着这个盒子一起倒在地上干呕

“呕…”她的泪水顺着唾液流在地上,仿佛被抓住脖颈的鸟,照片背面写着一串地址和一句话

“你的脸真好看,我想让他们都看看。”

………

“呼…呼哧…呼”她费力的爬着台阶,沿着照片上给的地址,来到了一家藏在山里的民宿

她戴着口罩,站在石阶上,打量着远处闪着灯光的建筑,这是一块私人山头,价格不菲,开发难度也高

虽然她的同学非富即贵,可有权势到这种程度的,还是少数

她什么都没带就从家里出来,没人会问她出门的目的,这个家就像这个世界上所有地方一样,好像预计不了展眉的到来,他们被迫接受,然后在合适的时间欢送她的离去,然后继续正常生活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

这是一栋日式风格带庭院的别墅。曲径通幽,暗黄的灯光为她指路,她穿着软底的平跟鞋,踩在鹅卵石上疼的让她无法冷静

敲响门,无人应答,她就站在屋外,夜深露重,她听到房间里面电视机的吵闹声,可就是将门口的声音忽略,仿佛无人在意她的到来

她就站在那里,露水在她校服的肩膀上凝结,甚至有一些沾染到了她的头发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